反腐最新风向标:10款自费药暂停挂网,9家药企上榜

9月16日,上海阳光采购网印发通知称,暂停部分自费药品挂网采购资格,自9月22日起执行,为期一年。

健识局梳理发现,此次暂停挂网部分自费药品共10款,其中马来酸桂哌齐特注射液、前列地尔注射液、长春西汀注射液、依达拉奉注射液、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5款药物是国家首批重点监控的药品。

此外,还有涉及第三批国采的品种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本次暂停挂网10款自费药品共涉及北京四环、青岛百洋、舒泰神等9家知名药企。

事实上,这并不是上海第一次向自费药“下手”。早在今年4月,上海市阳光采购网曾印发通知称,开展2019年自费药品议价价格核查,公示20个议价结果高于5省市最低价的自费药品,以及10个无外省市价格信息药品名单。

当时,按照上海药采平台要求,如果生产企业不能按时提交材料,证明其价格合理性,则上述药品将依照自费药品管理的相关办法暂停挂网资格。

尽管上海药品阳光采购网并未公布此番暂停挂网的实际原因,但按照上海市此前的规定,药品生产企业应主动提供自费药品基础信息和外省市的价格信息,如存在错报、漏报的,经核实后1年内暂停涉及药品的挂网资格。

随后广东、陕西、云南等多个省份也都发文进行价格动态调整。此番10款自费药遭遇暂停挂网,亦有分析人士认为,或是未与全国最低价联动。

作为全国药品集采的试点,上海在自费药价格、使用方面的管控经验也势必影响全国。今后将有更多不合规定的自费药品,在监管趋严的风向下,被屏蔽在院外市场。

 

进入医院药占比考核

重点监控药品形成全国最低价动

在国家药品集采进入常态化之后,公立医院用药规则已发生变化,辅助用药、重点监控再无市场。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公布《首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涉及神经节苷脂、脑苷肌肽、奥拉西坦等20个大品种。

由于这些品种均属于临床价值不明显,或替代性高的辅助用药,因此在2019年医保目录调整之际,国家医保局将这20款重点监控品种移除名单之外,变成了自费药品。

此番上海暂停10款自费药挂网资格中,就有5款是重点监控的药品。业内普遍认为,尽管这些自费药品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之内,但已不具有临床使用价值,更有企业与医生素有利益输送之嫌。

显然,相关部门已将临床价值不高的药品逐渐剔除医保目录之外,而地方医保也会在3年之内按照40%、40%、20%的比例退出,且重点监控药品优先调出。

不仅如此,重点监控目录品种的价格也将会被管控。今年8月,武汉对30个重点监控药品集中议价(其中包括20款首批国家重点监控药品),在没有给出明确采购数量的前提下,武汉采购中心却要求相关药企至少降价30%。

最终,武汉的重点监控集采有15种药品25个品规议价成功,与各省平台价格比平均降幅42.7%,最高降幅69.59%;与全国最低价比平均降幅为39.56%,最高降幅为62.91%。

可以预见的是,武汉开创了重点监控目录的集采规则,其价格将会影响到全国,今后各个省份将陆续跟进,形成全国最低价联动。

业内普遍认为,尽管自费药不占医保基金,但为规范医疗机构的用药规则,完成药占比的考核指标,各家公立医院还将对医生开具自费药寄予影响指标,不合理的医师还面临处罚。

今后,不具有临床价值的自费药在公立医院内的处境将会越发艰难。

 

自费药管理升至反腐高度

不仅议价还要斩断灰色利益链

自费药即医保目录之外的药品,相关部门不能对其报销,患者使用需自掏腰包购买。由于自费药品没有医保控费等规则限制,很容易在营销过程中产生利益输送,是临床滥用的重灾区。


早在2017年7月,当时的上海人社部门联合医保、卫计委等部门刚刚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自费药品采购和使用管理的通知》明确,自费药不仅要议价还要不高于至少北京、天津、浙江、江苏、广东五省最低价。

随后,上海市阳光采购网公布了多批次自费药暂停挂网的清单,其中不乏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小牛血清去蛋白注射液等众多知名品种。

事实上,在医保部门全面掌握定价权、采购权、支付权的基础上,自费药品若想被公立医院长期使用,也必须要证明其临床价值,真正对相关适应症起到治疗的作用。

2018年5月,上海市卫健委针对整治药品回扣再出政策“组合拳”,要求加强自费药品管理,将患者就医时使用的所有药品和器械(包括医保和自费)全部纳入医院内部管理,将自费药品费用比例纳入医院绩效考核。

这也将医疗机构使用自费药推向反腐的高度。至此,自费药不仅要议价、要联动,还要在终端斩断各种灰色链条,可见有关部门的降价之决心。

“腾笼换鸟”的宗旨下,药品价格的降低将是提高医务人员收入的重要来源。目前从三明的改革经验来看,医务人员的收入大幅提高,年平均工资从4.22万元提高到2018年的11.34万元。

业内普遍认为,在带量采购等新政作用下,无论是医保目录内药品还自费药品,都将迎来越来越猛烈的降价风潮。